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45亿身家赤峰首富股份全遭冻结 中植系“躺枪”

  45亿身家赤峰首富股份全遭冻结 中植系“躺枪”:疑涉民间借贷纠纷

  来源:时间财经 

  原创: 胡飞 

  涉事子公司创造70%利润。

  近日,___兴业矿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兴业矿业”)发布公告称,控股股东___兴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兴业集团”)所持4.74亿股公司股份遭司法冻结,冻结原因系“兴业集团与国金证券存在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合同纠纷”。

  截至目前,兴业集团所持兴业矿业股份累计被冻结5.56亿股,占兴业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%,占公司总股本的29.76%。 

  官网资料显示,兴业矿业于1996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,2011年实施重大资产重组,将主营业务置换为有色金属及贵金属的采选、冶炼等,主要产品包括铅、锌、铜、铁、银、锡等有色金属及贵金属。

  2018年年报显示,兴业矿业实际控制人为内蒙商人吉兴业,出生于1959年,现任公司董事长、兴业集团董事长。另据《2018年胡润百富榜》,吉兴业身价45亿元人民币,为___赤峰地区首富。

  截至2018年12月底,兴业矿业下辖14家子公司,包括西乌珠穆沁旗银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银漫矿业”)、锡林郭勒盟双源有色金属冶炼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双源有色”)、赤峰富生矿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富生矿业”)、巴林右旗巨源矿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巨源矿业”)等。

  在此之前,兴业矿业曾大幅下修业绩预期,将2018年归母净利润由盈利6亿元修正为亏损1.71亿元,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130.20%;营业利润、利润总额亦分别下降82.10%、82.70%。造成业绩变动的最重要原因,是由于兴业矿业关停了旗下部分矿山及冶炼厂。而作出这一决策,则与子公司银漫矿业在今年2月的一起矿难有关。

  2月13日,银漫矿业发生重大运输安全事故,造成22人死亡、28人受伤。随后,监管当局下发决定书,责令银漫矿业停产停业整顿。最新消息是,根据深交所互动易,兴业矿业表示,“截至目前,事故仍在调查中,调查组尚未出具调查结果,暂时不能确定复产时间”。

  受银漫矿业安全事故教训影响,兴业矿业决定对有关子公司进行全面排查,并决定关停三家子公司,同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7.94亿元,这使得兴业矿业2018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调。

  关于股份冻结及银漫矿业安全调查等问题,时间财经以个人投资者身份致电兴业矿业,相关人士表示,大股东兴业集团股份冻结是由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,二股东西北矿业则是给大股东民间借贷提供担保所致。至于兴业集团民间借贷金额究竟有多少,该人士表示并不知情。

  关停3子公司

  资料显示,涉事子公司银漫矿业以铅锌银矿、铜锡银锌矿蕴藏为主,含银量较高,为国内最大白银生产矿山,年采选白银210吨。

  2月13日,银漫矿业发生重大运输安全事故,采矿承包方温州建设集团矿山工程有限公司西乌珠穆沁旗分公司(以下简称“温州建设”)通勤车由辅助斜坡向井下运送采矿工人时车辆失控,撞向辅助斜坡巷道,造成22人死亡、28人受伤。

  事发后,兴业矿业对有关子公司进行排查,发现双源有色、富生矿业、巨源矿业三家子公司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安全隐患,认为应当关停。北京天健兴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天健兴业”)经现场勘查认为,上述三家公司“如复工生产,均需投入大量资金及较长工期进行安全整改”。

  4月13日,兴业矿业召开董事会会议,审议通过《关于关停部分矿山及冶炼厂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议案》,拟关停全资子公司双源有色、富生矿业、巨源矿业,同时对其相关资产计提减值准备。

  根据议案,本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7.94亿元,此举将减少兴业矿业2018年度合并报表利润总额7.94亿元,减少2018年度公司归母净利润8.96亿元。深交所随后在问询函中问及,兴业矿业以三家子公司“关停假设”为依据是否符合会计准则规定,资产减值被准计入2018年的依据是否充分。

  兴业矿业回复称,除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双源冶炼、富生矿业、巨源矿业不具备复工条件、资产发生减值外,其他企业资产均未发生减值。主要原因在于,其他企业剩余可采矿石储量较多且品味高,金属价格相对稳定。

  深交所还问及,银漫矿业停业整顿对兴业矿业生产经营活动有哪些具体影响。对此,兴业矿业表示,直接影响有三个,一是主管部门根据事故调查结论作出的行政罚款;二是因停产停业产生的直接经济损失;三是整顿中增加的安全生产投入。

  兴业矿业年度K线图

  银漫矿业主营银、锡、铜等有色金属采选、销售,年生产规模约165万吨。2018年1至9 月,银漫矿业实现营收入9.25亿元,占公司营业收入总额的51.85%;实现净利润 3.98亿元,占公司净利润总额的70.12%。兴业矿业称,“若银漫矿业长期无法正常生产,将对公司未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”。

  中植系“躺枪”?

  财报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底,兴业矿业前五大股东分别为兴业集团、甘肃西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西北矿业”)、赤峰富龙公用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富龙公用”)以及自然人李献来、吉祥。

  兴业矿业控股股东为兴业集团,持股29.76%,二股东西北矿业虽仅持股9.64%,却大有来头。2013年6月,兴业矿业发布10亿元定增预案,西北矿业认购8亿元,并借此跻身为公司二股东。

  天眼查显示,西北矿业成立于2007年7月,注册资本6.5亿元,公司控股股东江阴长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。股权穿透后,西北矿业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解直锟。解直锟目前担任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,也被视为“中植系”掌门人。

  时间财经查阅发现,在兴业矿业董事会名单中,并未出现中植系身影,但在监事名单中,现任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的陈庭燕赫然在列。资料显示,陈庭燕,女,1984年1月出生,硕士研究生。曾任____中信泰富矿业管理有限公司电气工程师,保利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战略与投资部主管。

  根据财报,截至2019年4月28日, 西北矿业共持有兴业矿业1.46亿股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7.80%;其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冻结1.46亿股,占西北矿业持股总数的100%。

  为何二股东西北矿业所持股份也会遭冻结?据兴业矿业4月中旬的一份公告,冻结原因系大股东兴业集团民间借贷纠纷,西北矿业为兴业集团本次借款提供担保,导致上述股份被冻结。公告还称,“西北矿业正在与兴业集团及有关方面协商,争取进款解除上述股份冻结”。(北京时间财经 胡飞)

上一篇:马来西亚电子签证线上办理 光大全新上线光速签 下一篇:华为A股小伙伴逆势大涨 核心供应商究竟有哪些?